1. <label id="qqs3d"></label>

          <blockquote id="qqs3d"></blockquote>
          歡迎訪問中國律法網!   
          免費熱線電話:4000-148-685
          加入收藏
          村支書疑為騙拆遷款幫親家母“嫁”智殘兒
          來源:中國律法網 時間:2016-05-23 10:18:14
             這年頭連結婚都有假的了。5月20日,資陽市安岳縣千佛鄉花橋村7組,93歲的蔣連成斜臥在床上,用手抓著鐵碗里的冷飯,緩慢地往嘴里送。他的兒子蔣有六,也已經56歲,身上的T恤已經發黑。蔣有六被村里人稱為“哈兒”,智力明顯地低于常人,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家務和農活。

            但從2014年起,這對沒有依靠的父子,卻相繼被取消低保。因為有人發現蔣有六在2012年已結婚,對象不僅家庭條件不錯,還是村支書鄧從新遠在眉山東坡區圣壽村的親家母。然而,這場婚姻不僅沒有改善父子倆的生活,還讓其多年的低保被取消了,生活更加艱難。

            雖然鄧從新多次稱這是一場雙方自愿的合法婚姻,但從2014年起,蔣家親戚和鄰居等多位村民,以及眉山東坡區圣壽社區的多名居民都在反映并質疑:“哈兒”蔣有六被村支書一家“假結婚”,而這場看似正常的婚姻則與圣壽社區正在進行的拆遷安置補償有關系。

            舉報

            賴以為生的低保怎么沒了

            低保沒了

            癱瘓老人和智殘兒有苦難言


            5月20日上午10時,記者來到了蔣連成父子的家。

            這是一間破舊的磚瓦房,屋里昏暗一片,地面坑洼不平,房間里還有些臭味。須發全白的蔣連成正斜臥在床上,蔣連成的侄子蔣有木說,老人現在聽說都有困難,癱瘓不能下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蔣連成的兒子蔣有六也已年過半百,有些言語不清。

            多位村民證實,93歲的蔣連成已經患病臥床十多年,而蔣有六是村里人熟悉的“哈兒”,雖然能做一些簡單的家務和農活,但是智力明顯低于常人,“連錢都分不清楚”,曾是鄉里有名的老光棍。

            “這樣的家庭誰說不該吃低保?”蔣有木談及此事很氣憤。他說,蔣連成父子此前全靠兩人的低保維持生活。但最近兩年,蔣連成父子倆的低保相繼都被取消了,全靠親戚和鄰居救濟度日。

            這一情況得到了村主任謝明華的證實。2014年4月,村里做低保戶普查時發現,2012年11月15日,蔣有六戶口已經被遷往眉山東坡區,于是他的低保 被取消了。隨后,有人反映蔣有六在眉山娶妻,并且妻子家生活條件不錯,近幾年還領了拆遷的土地補償款。因此蔣連成也不屬于低保戶范圍。于是從2016年1 月開始,蔣連成的低保也被取消了。

            據安岳縣公安局打印的一份“常住人口登記表”顯示:2012年11月15日,蔣有六“因夫妻投靠遷往四川省眉山市東坡區”。

            “他這輩子連村子都很少出,更別說結婚遷戶口了,他的媳婦也幾乎沒登過門。”很多村民對這件事提出質疑。

            “哈兒”被結婚

            娶了村支書在眉山的親家母


            記者通過公安部門查詢發現,蔣有六確于2012年11月15日遷往“眉山市東坡區圣壽街1號。”戶主為一名55歲的女性,姓閔,與蔣有六為夫妻關系。

            閔姓女子是誰?蔣有木回憶起2014年的一件事。當時他和家人發現,蔣有六的戶口被遷還結了婚,隨后兩日又突然接到了村主任的電話。“村主任讓我去村支書家里。”蔣有木說,當天他到了村支書鄧從新家里,村支書的兒子鄧帥也在。

            當時鄧從新一家對蔣有木說,以后大家就是親戚了,要一起吃頓飯。吃飯時,鄧帥更是稱,蔣有六已經是他的老丈人了。蔣有木這才知道,原來堂哥蔣有六的結婚 對象是鄧帥的岳母,村支書的親家母,領結婚證已經兩年多了。“哈兒怎么能自己出村去結婚,家頭人和周圍的怎么都不曉得,我們就覺得可能有問題。”蔣有六有 些氣憤。

            當天,記者曾試著和蔣有六交流,發現蔣有六連自己的年齡都記不清。當旁人問蔣有六是否有妻子時,他先說沒有,想了想又不太肯定地說“結了婚”。而他對結婚的記憶,只是“他們帶我去眉山耍。”至于“他們”是誰,蔣有六也說不清楚。

            從2015年開始,村民們漸漸知道了蔣有六結婚的事情。但很多村民都很詫異,蔣有六2012年突然結婚,不僅村里鄰居不知道,而且家里親戚也都不知道。隨之,村上流傳開一種說法:蔣有六是被人假結婚了,目的是為了村支書親家住地的一筆拆遷安置費。

            調查

            “被結婚”或與拆遷安置有關

            拆遷安置每人約20萬元

            圣壽社區:懷疑假結婚來騙拆遷款


            花橋村村支書鄧從新的兒子鄧帥在鎮上開餐館的時候,作為其岳母的閔姓女子,曾到那里幫忙。有些村民曾見過她,衣著時髦。“六哈兒就是聽村支書鄧從新指 揮,和他親家假結婚。”村民謝光富說,蔣有六缺乏是非判斷能力,過去經常到村支書家混飯吃,很聽村支書的話,所以就被騙結婚,村支書一家的目的是為了閔姓 女子所在村組的一筆拆遷安置費,結果讓蔣家父子倆賴以為生的低保都取消了。

            為了求證這一說法,5月20日上午,的另一路調查記者趕往眉山東坡區岷江二橋的圣壽社區一組,找到了閔姓女子的家。

            圣壽社區一組,位于濱江大道旁,緊鄰剛剛建成投用的東坡竹園。當地居民稱,圣壽社區一組已被納入開發區域,土地賠償款已經領取,目前正等待拆遷安置。記者在閔姓女子住處周圍發現,已經有不少房屋被拆去屋頂。

            圣壽社區1組田姓組長介紹,2012年,當地居民開始分發土地補償款,每人大概有一萬多元。剛好這一年,蔣有六把戶口遷到了圣壽社區。“但是時間晚了大概20天,我們發錢是當年10月底,剛好他錯過,沒領到。”

            當地居民證實,閔姓女子的前夫幾年前已經去世,她一直跟女兒、女婿鄧帥一起居住。“后來又結了一次婚,但一直沒見過后來的老公。”

            圣壽社區黨支部書記徐正忠說,閔姓女子所在的圣壽社區1組,已經全部納入拆遷范圍。目前征地工作正在進行,已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住戶完成了拆遷。按照蔣有 六的情況,原則上是有安置資格的,能夠領到貨幣安置費用。但目前已有多名居民向社區反映,蔣有六幾乎沒在社區出現過,不知道結婚是否真實,懷疑是通過假結 婚來騙取拆遷款的。“到時我們會進行調查核實。”

            圣壽社區1組屬于大石橋街道辦,街道辦書記岳玉平向記者證實,隨著拆遷的進行,后續會對涉及拆遷的居民,采取貨幣安置,現在具體標準還未確定,但是每位符合規定的居民能領到的費用應在20萬元上下。

            村民:“根本不像結婚了”

            村支書一方則堅稱自愿結婚


            5月20日,記者見到了閔姓女子本人。在她出示的結婚證上顯示,她與蔣有六于2012年11月1日結婚,發證機關為安岳縣民政局。兩份結婚證,以及蔣有六的身份證,都在其手上。

            閔姓女子說:“我前夫死了6年了,后來跟蔣有六認識,覺得他老實,做活路很厲害,就結婚了。”她說,雙方是自愿結婚,蔣有六的父親也知道此事。結婚當 天,是女婿鄧帥帶著她和蔣有六領的證,字是工作人員代簽的,手印是蔣有六按的。并且,自結婚后,她每年都讓女婿給蔣有六帶去一兩千塊錢,親家也很照顧蔣有 六。而蔣有六因為要照顧老父親,所以不方便到眉山來住。

            記者隨后找到了安岳千佛鄉花橋村村支書鄧從新,他說:“蔣有六沒有結婚,我親家母也是單身,兩個人結婚很正常,他們自己愿意,而且辦了手續,是合法的夫妻。”

            當記者電話聯系上他的兒子鄧帥時,鄧帥對給蔣有六遷戶口的原因,是這樣說的:“開始聽說那個社區(眉山圣壽社區)要開發,以后可能會有點好處。”隨即又改口稱,其實結婚和遷戶口都是岳母和蔣有六自愿的。

            但安岳千佛鄉花橋村的很多村民以及蔣家人反映的情況,都和村支書一家說的不一樣。蔣連成已經93歲,聽說都有些困難。但當旁人反復問他:“六兒結婚沒 有?”“你媳婦來看過沒有?”老人端著飯碗看了一會兒,突然睜了下眼睛,搖了搖頭。蔣有六的叔叔蔣宣登說,去年他們曾聯系鄧帥,說希望到眉山看下閔姓女 子,但是對方說沒必要,直接拒絕了。眉山圣壽社區一名社區代表也向記者證實,2012年11月,蔣有六來辦理戶口遷入時,曾在社區進行過初審,但在這之 后,他就再也沒有在社區出現過。

            蔣連成家附近的多位村民也證實,他們從來沒有見到過閔姓女子登門:“這么困難的父子倆,結婚沒人照顧,根本不 像結婚了。”而閔姓女子所說的每年一兩千元的錢財接濟,鄧帥則說的是每次看望給幾十元錢,而鄧從新則說,每次給一兩百元錢和兩條煙。而鄧帥曾承諾給蔣有六 買社保的事,也擱置至今。

            鄉上回應

            千佛鄉:無法證實“被結婚”


            5月20日,千佛鄉黨委書記呂麟熙開門見山地說,當地村民已經多次反映蔣連成低保被取消的問題。

            “剛開始得知情況,我給村上冒過火。”呂麟熙說,村民反映蔣連成父子的情況后,鄉上立即展開了調查,“之前兩個人都是有低保的,但2015年下半年核查 低保戶時,90多歲的蔣連成被取消了,原因是他的兒子蔣有六結了婚,戶口遷往眉山后有房產,還有拆遷收入,不符合低保政策。”

            “有村民反映說蔣有六是‘被結婚’‘被遷戶’,我們無法證實。”呂麟熙說,收到舉報后,鄉政府立即召集花橋村的相關負責人進行調查。但村支書鄧從新說,這樣是為了蔣有六好,今后可以給他買社保,而且解決了老光棍的婚姻問題。“鄧從新也說不清楚,說是他兒子經辦的。”

            呂麟熙說,調查發現,蔣有六確實是通過正常程序,取得了合法的婚姻關系。“鄉上今年多次討論過蔣連成的低保問題,講良心他現在這個狀況應該吃,但是吃了又違背政策了。”

            律師說法

            兩父子可依法主張權利


            如今,蔣連成父子依然生活在低矮昏暗的破瓦房里,蔣有六因不善耕種,莊稼收成很少。每隔一天,蔣有六用白水煮菜后,燒一頓飯,父子倆就吃兩天冷飯,因為蔣連成癱瘓不能下床,就只能經常用手抓冷飯吃。隨著低保被取消,這對本來就極其貧困的父子,生活更加艱難。

            就此情形,記者采訪到律師。她說,結婚登記時,男女雙方當事人在場,由工作人員代簽字,男女雙方認可后,婚姻關系受法律保護和 認可。但目前因為征地拆遷,假結婚和假離婚的事件時有發生,這些行為鉆了法律的空子,政府部門也對此十分頭疼。針對蔣連成的特殊情況,律師說,根據《婚姻 法》第20條規定,蔣有六可申請配偶扶養的義務。而根據《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規定,93歲的蔣連成也可以主張自己的權利。 
          ?
          關于我們 |會員服務 |聯系我們 |付款方式 |免責聲明 |服務理念 |資質證書 |使用幫助 |客戶熱線 |友情鏈接 |
          内蒙古时时彩投注放试

            1. <label id="qqs3d"></label>

                  <blockquote id="qqs3d"></blockquote>

                    1. <label id="qqs3d"></label>

                          <blockquote id="qqs3d"></blockquote>